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学于文,行己有耻

用心若烦,则精散;持身若简,则思远。

 
 
 

日志

 
 

“海外汉学”课程论文选(四)  

2010-07-09 17:20:31|  分类: 海外汉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读书报告

文学院07对外汉语专业 刘婧

 

说来有些惭愧,在看这本书时,已经看了一段时间的我还对本书的作者到底是哪个斯当东很疑惑,记得以前在课上,老师在介绍这本书时提到当时马戛尔尼的使团中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叫小斯当东,因为会讲中文而深得乾隆帝的喜爱,乾隆帝还解下自己的荷包赏给这个小斯当东。后来看着书封面上的“[英]斯当东 著”我就总觉得是这个小斯当东写的,但是看了内容以后,我开始怀疑书里面提到的那个会讲汉语的见习童子真的就是这本书的作者?怀疑产生的原因有两点,第一,他没有用第一人称来叙事,并且叙事使用的并不是从一个随团童子的视角出发;第二,当时十来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记住那么多的东西并且深知自己所见表象下的内涵并作出评价。查找了一些资料后,终于才把两个斯当东弄清楚了。《英使谒见乾隆纪实》的作者是乔治·斯当东,是当时马戛尔尼使团的副使,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牛津大学法学博士。而小斯当东是这位副使的儿子,名叫托马斯·斯当东。他在使团里的职位是见习童子,当年12岁,因会说汉语,而受乾隆的额外礼遇。据《英使谒见乾隆纪实》中记述:“皇帝及与此小童谈话,问答未几,遽欣然自腰带上解一所佩荷包,中实槟榔者赐予小童。”非常巧合的是,这位小斯当东在与马戛尔尼使团一同访华的23年后,即嘉庆二十一年(1816),英国再次派遣的访华使团中担任了与他父亲当年相同的职位:副使。然而这次因为英国使团拒绝向嘉庆皇帝行三跪九叩礼,而被驱逐出境。或许这位有过两次出使中国经历的小斯当东对当时中国落后的军事力量有更深的印象,他一直主张对中国采取武力。在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前夕,小斯当东在下议院公开发表煽动性的演说,要求对中国开战。经过辩论,对华战争议案仅以5票的多数通过,鸦片战争由此爆发。当年受乾隆皇帝宠爱的小童子在中英两国不断恶化的关系中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而像他这样的访华使节在中国的所见所闻所感以及他们日后所作出的对中国形象的描述成为了英国乃至整个西方产生中国衰落印象的根源,也促使了他们放弃了和平的现代外交,也就有了后来中国屈辱的近现代史。

一切都像是因为这一次马戛尔尼使团的出访,这一次不成功的两国外交造成的,可这却与在热带轻轻扇动一下翅膀的蝴蝶引起遥远的国家的一场飓风不同,造成这种交际上失败的更深层的东西其起源不只是从乾隆皇帝是开始的,还要追溯到更早;也不是到中国鸦片战败、丧权辱国、仁人志士逐渐觉醒就结束了的,它还持续到现在,这便是读这本书时我一直思考的东西。下面就结合书中记叙的马戛尔尼使团在中国的见闻来解释下我的思考:

首先,盲目的骄傲与自大。关于谒见乾隆的礼节之争集中反映了清廷的妄自尊大。按照“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的古训,清政府要求英使按属国臣民参拜宗主国皇帝的大礼三跪九叩。马戛尔尼坚决不肯,双方争执多次无果。清政府软硬兼施曾用减少使团饮食进行威胁,马戛尔尼寸步不让。最后只得依马戛尔尼用拜见英王的礼节——单膝跪地参拜中国皇帝了事。其实清朝官吏也有点明白英国并非属国他们诱逼英使行叩头大礼无非是想造成万国来朝的幻境来自我陶醉。这种盲目的骄傲和自大可以从《英使谒见乾隆纪实》所载原文的译文与《英使马戛尔尼来聘案》所载的当时译文的对比中看出: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 》所载原文的译文

东印度公司董享长佛兰西斯培林爵士致两广总督的信

    最仁慈的英王陛下听说:贵国皇帝庆祝八十万寿的时候,本来准备着英国住广州的臣民推派代表前往北京奉申祝敬,但据说该代表等未能如期派出陛下感到非常遗憾。为了对贵国皇帝树立友谊,为了改进北京和伦敦两个王朝的友好交往,为了增进贵我双方臣民之间的商业关系,英王陛下特派遣自己的中表和参议官、贤明干练的马戛尔尼勋爵作为全权特使代表英王本人渴见中国皇帝,深望通过他来莫定两者之间的永久和好。特使及其随员等将要马上 起程。特使将携带英王陛下赠送贵国皇帝的一些礼物。这些物品体积过大,机器灵巧,从广州长途跋涉至北京恐怕路上招致损伤,因此他将乘坐英王陛下特派的船只直接航至距离皇帝所在地最近的天津港口上岸。请求把这个情况转呈北京,恳祈皇帝下谕在特使及其随员人等到达天津或邻近口岸时予以适当的接待。

 

《英使马戛尔尼来聘案》的译文

  咭唎国总头目管理贸易事陌叹谨呈天朝大人,恭请钧安。我本国国王有 等三处地方发船前来广贸易。闻得天朝大皇帝八旬大万寿,本 国未曾着人进京叩祝万,寿我国王心中十分不安。我国王称恳想求天朝大皇帝施恩通好,凡有本国的人来广与天朝的人贸易,均各相好,但望生理愈大,饷货丰盈。今本国王命本国官员公举辅国大臣吗嘎尔尼差往天津,倘邀天朝大皇帝赏见此人,我国王即十分欢喜,包管 咭唎国人与天朝国人永远相好。此人即日扬帆前往天津,带有进贡贵重物件,内有大件品物,路上难行,由水路到京不致损坏,并冀早日到京。另有差船护送同行。总求大人代我国王奏明天朝大皇帝施恩,准此船到天津或就近地方湾泊。我惟有虔叩天地,保佑天朝大人福寿绵 长。

 

原本平等的称谓和往来意愿被以下级对上级的口吻译出,而且一些重要的内容要么被更改,要么未被全部译出。这种一厢情愿的修改或者是出于官员们盲目自大的心态或是出于惧怕触怒盲目自大的皇帝。盲目自大源于对外无知,马戛尔尼发现,中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是‘中华’,一切思想概念都不出本国范围……他们的书上很少提到亚洲以外的地区。甚至在他们画得乱七八糟的地图上也找不到亚洲以外的地方。“为了炫耀,马戛尔尼在游园时向前两广总督福康安说自己带有卫兵一队,愿意为福大人操演欧洲新式武器,”福大人听后,意态非常冷淡,漠然答道,这种军器操法,谅也没有什么稀奇,看亦可,不看亦可,“无知者无谓,清政府也只能在英国船坚炮利的侵略之下产生畏惧,然后来重视这些他们所看不起的”军器操法“。以史为鉴,培养国民的民族自豪感与自信心固然是重要的,然而从自信到自大在到盲目自大就太可怕了。

 

然后,是皇权。英使一登上中国大地就明显地感到老百姓非常拘谨,走的地方越多他们就越感到“中国广大臣民的心目中,除了皇帝以外,世界上所有其余都无足轻重。他们认为外国或外国人同他们的皇帝的关系和他们没有什么区别。”使团从北京赴热河途中看到有一条与大路平行的“御道”听说平时严禁人行,专供皇帝出巡之用。马戛尔尼惊叹“此等皇帝之尊严,世界上恐怕只有中国有之”。9月8日英赶到热河在拜会权倾一朝的大学士和坤时他发现这个赫赫有名的“和中堂”在广阔壮丽的行宫只占有一间极小的办公室。看来无论多么掌权的大臣在唯我独尊的皇帝面前都变成了渺不足道的小人物。9月14日英使正式拜谒乾隆帝,他们和属国君主及王公大臣云集大幄前面长时间地恭候皇帝——有些人半夜就进了园中,这些平时无比尊重威风的大人物“在皇帝面前失去了他们所有的尊严”。终于圣驾到了“钟鼓之声由远而近”他们看到皇帝“坐在一顶没有盖子的十六人抬的肩舆上,无数手执旗伞族节的官员前后拥护着。“真如天神降临,御前宴会上自始至终没有人窃窃私语,连咳嗽声也听不到。英国人深感“这个肃静庄严的伟大气氛是东方的特色”。马戛尔尼写道:皇帝御握中的一切“皆穷极丽奢……使置身其间的人,但觉金碧辉煌,应接不暇,我不觉想到亚洲皇帝自奉之奢,我们欧洲人万万赶不上的。”祝寿活动连续进行几夭,使英国人有机会一再目睹群臣参拜皇帝的大礼,他们“双膝下跪,前额碰地九次。”只见无数的红顶子在乐声中整齐起伏,没有一点杂声。马戛尔尼自称平生见过各种宗教上的礼拜,但是“其仪式之隆重万万不与中国臣民之拜乾隆皇帝相比。”

在中国,皇权俨然受到了宗教狂热般的崇拜,皇帝被称为天子,被三跪九叩着,全天下的东西都是他的,现在想起来真有些不可思议。如果说当时所有人是因为相信皇帝是天子,是神授的要来统治所有人的,而产生的无限崇拜与敬畏,那为何改朝换代的时候没有人疑惑天子为何能被篡权的大臣、揭竿而起的平民取代,难道这些人比天子还厉害?难道这些人也都是天的儿子?那他们为何又要自相残杀呢?为何新政权建立以后所有臣服的人仍能够服服帖帖的跪拜称另一个人为天子呢?如果说这种崇拜近似于宗教热情,那中国的皇权崇拜显然是一种自欺欺人的“宗教形式“。人们畏惧、人们崇拜的不仅是“皇”更是“权”,是权力集于一人之身,所以那些平时无比尊重威风的官僚们才会“在皇帝面前失去了他们所有的尊严”,而这些官僚因为拥有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权利才会在平民前作威作福,而普通老百姓的拘谨与惶恐正是因为他们没有权利和缺少来自权利的保护。这样的皇权之盛在英使眼中是罕见的,在中国确实由来已久的,只不过在清王朝的中央集权下发展到登峰造极的地步。

反观今天,皇权的确已荡然无存,但怎么中国人对“权”的感觉总让人觉得残留着“皇权”的意味,同样是没有纯种的“天子”,那些领导和上司、那些当权的让我们惧怕的人都可以轮流占据这个位子。想到前段时间看到的一个帖子:1月27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在国会发表了国情咨文(State of the Union Address),再次充分展示了他的雄辩才华——在七十分钟的演说中,他共获得八十次掌声,其中大部分还包括听众的起立致敬。然而大厅里有一群永远不鼓掌、不起立的人:军人,他们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成员——军人不干政,除了有关军队之外的事务,不鼓掌。然后是奥巴马讲席下最正中位置,坐着一群老头老太太,他们是美国最高法院的大法官,按照惯例,大法官们是不会就演说中的任何内容鼓掌的,因为他们代表国家权力的另一端:司法公正。我想,这样纯粹干净的权利,我们什么时候能拥有?又想到老师课上讲的我们已经丧失言说自己的话语,我们所用来追寻的富强、民主、法制等,这些从词汇到内涵都是西方的话语。我们想假设更富强、文明、民主、法制的中国实际上是要建设另一个美国。不是我们乐于模仿、而是我们迷失了自己不模仿就活不下去,好比邯郸学步。这些曾经从未接受到的思想引起了我的思考,也曾让我很忧心忡忡,但现在我又在不知不觉间流露了对这种西方的话语的向往之情,这也让人矛盾,我不是崇洋媚外,也不是“香蕉人”,只能算是迷失的人想找个光明点的方向吧,于是就奔向一直被教育的民主、法制的源地了。关于传统,关于我们遗失的言说自己的话语,既然断了线,回不去了,那么当务之急就是改变现状,我们是照着欧美打造自己的,那就只能再狠一点把自己打造的再像一些。

 

第三点,是官吏的圆滑、腐败。英使一路上收到的热情而又有礼貌,事物精美风声,侍奉稍有不周,仆役就要受鞭笞,其严苛使英国人都感到过意不去。但在盛情招待的背后,英国人总觉得处在一种无形的监视之下。他们想要沿途走走,深入探访以下社会各个方面,中国官员总是以各种委婉的方式加以拒绝,使英国人既不能如愿,又不出不满意的话来。英使亲眼看到了中国官吏的暴虐使民不堪生。英使乘坐的贯穿在河中行走,阴水浅而非常吃力,纤夫拼命拉,甚至下去推,仍走不快,中国官员就拼命鞭打这些平白被抓来服苦役的百姓,简直像打畜生一样。英国人听说中国百姓在灾荒年月经常铤而走险,不时爆发小股农民起义。“乔大人”还亲口告诉马戛尔尼,前一年煽动黄河决口,灾民遍地。皇帝命令拨库银十万两救灾,结果户部首先扣下二万两,第二个经手人又扣一万两,第三个五千两,以后有扣数千数百的不等,发到灾区,不过二万两而已。对上对下的态度不一显然是受第二点中提到的“权”的影响,这里就不赘述了。国库拨款遭到层层克扣这样在英使眼中或许不可思议的事情,现在的任何一个中国人或许都不会觉得奇怪吧,已经有太多的腐败案件被曝光,太多的同题材电视剧在播放着,原来我们的这项传统由来已久生命力很强。

看完了《英使谒见乾隆纪实》,我却背离了“域外汉学”的研究眼光,而是想了很多现实存在问题,发现自己的思想很不和谐……其实现在网络上到处都是“愤青”,抱怨着这个国家、这个社会各种各样的缺陷,诉说着他们各种各样的不满,这样的缺陷很多人都看在眼里,这样的不满很多人也都装在心里。不知是没有人愿意来承担改变的责任,还是大家都安于现状。上面那两段表意有很大差距的译文让我想起了自己一直以来的一个可怕的想法,课堂上老师也给我们推荐了很多被译成汉语的好书,但我总会想,这些书想要表达的内容没有被改过、被删节过吧,这种思想不会是被和谐过的吧,总觉得自己所能接受到的意识形态上的东西都不是其本源的样子,而是被修改成他们觉得可以让我接受的,所以我从来不会见到事实的真相……想起来很可怕,大概我是阴谋论者。

 

最后,我想加上这次失败的英使谒见乾隆的结果。

马戛尔尼失望地走了。在这次旅行中,对中国人从满腔的热情转到极端的蔑视。回到英国以后,马戛尔尼对中国做出了评价和预言,他毫不留情地戳穿了“盛世”的神话,看出“盛世”背后的败亡之兆。他说:“他们恒久不变的体制并不能证明他们的优越 ”,“中华帝国是一个神权专制的帝国……它翻来覆去只是一座雄伟的废墟”。“任何进步在那里都无法实现”,“人们生活在最为卑鄙的暴政之下,生活在怕挨竹板的恐惧之中”“他们给妇女裹脚,残杀婴儿”他们胆怯,肮脏而且残酷”所以无可避免地“最终将重新堕落到野蛮和贫困的状态”。“中华帝国只是一艘破败不堪的旧船,只是幸运地有了几位谨慎的船长才使它在近150年期间没有沉没。它那巨大的躯壳使周围的邻国见了害怕。假如来了个无能之辈掌舵,那船上的纪律与安全就都完了。”“但是这艘破败不堪的旧船将不会立刻沉没。它将像一个残骸那样到处漂流,然后在海岸上撞得粉碎 ”。但是“它将永远不能修复”。

从不觉得受到这样的评价是作为中国人的耻辱,我很庆幸,能有这样的书让我了解到如此详尽真正的历史。

 

  评论这张
 
阅读(37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