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博学于文,行己有耻

用心若烦,则精散;持身若简,则思远。

 
 
 
 
 
 

[置顶] Allen Bloom:文本的研习

2011-3-30 0:23:10 阅读302 评论0 302011/03 Mar30

我们总是说,“应该怎样教育下一代的政治哲学家?”在我看来,这话的意思其实是,“应该怎样教育下一代政治哲学的教授”。你不可能为天才把一切规定好;一般说来,他们总是可以自我照看。哲学不是一种类似于医药或制鞋的职业。不过,政治哲学的教授毕竟是可以被教育的,他们的作用是发现天才的卓异之处,并让这些天才为其它人所理解。同时,通过保存一个哲学家教育的传统,他们也同样有益于哲学家——因此,政治哲学的教授既服务于公共的善,也为潜在的哲学家提供了他们必须得到的精神食粮。

       不过,我们的问题仍旧是一个好问题,因为它包含了“应然”的成分;如果我们成功地回答这个问题,我们就会证明政治哲学是可能的,它有能力创造“规范有效命题”。我们的主张是否能得到认可取决于创造“规范有效命题”的能力。这个问题的好处还在于,它迫使我们从学生的角度——这也是最为有益的角度——对我们自己做出评判。从这一视角出发,我们就再也不能拒绝越出我们的专业限制,我们必须关注整个人类的何去何从,这当然也是我们乐意见到的;同样,我们也必须关注我们的学科中最为普泛的问题。我们的追问也许是不合时宜的,因为政治哲学作为社会科学或者说人性研究的国王,同时也作为政治家的指导,已经不再具有它的荣耀。政治哲学正处于它的危机中;当代最为有力的思想运动怀疑甚至否认政治哲学的可能性。当然,这一危机也是西方的危机,因为西方的危机其实正是我们对自身原则的正义性的信任危机。

        为了

作者  | 2011-3-30 0:23:10 | 阅读(302) |评论(0) | 阅读全文>>

读书方法因人而异、因目的而异、因学科而异、因书而异……所以读书方法是很不容易写的题目。而且一提到“读书方法”,好像便给人一种印象,以为读书有一定的方法,只要依之而行,便可读通一切的书。这是会发生误导作用的。《开卷》专刊以“我的读书方法”辟为专栏是一个比较聪明的作法。因为读书方法确是每个人都不一样。

但是我在构思这篇短文时,还是不免踌躇,因为我从来没有系统地考虑过:我这几十年究竟是用哪些方法来读书的。现在回想起来,我似乎变换过很多次的读书方法,这和我自己的思想变迁以及时代思潮的影响都有关系。但是所谓“方法的变换”并不是有了新的方法便抛弃了旧的方法,而是方法增多了,不同的方法在不同的研读对象上可以交互为用。我以前提出过:“史无定法”的观念,我现在也可以扩大为“读书无定法”。不过这样说对于青年读者似乎毫无用处。如果详细而具体地讲,那便非写一部很长的“读书自传”不可。

我另外也感到一个困难:我究竟对谁说“读书方法”呢?我现在姑且假定我的读书是有志于研究中国文史之学的青年朋友,和四十年前的我差不多,即正想走上独立治学的路,但是还没有完全决定选择哪一种专门。

中国传统的读书法,讲得最亲切有味的无过于朱熹。《朱子语类》中有《总论为学之方》一卷和《读书法》两卷(3),我希望读者肯花点时间去读一读,对于怎样进入中国旧学问的世界一定有很大的帮助。朱子不但现身说法,而且也总结了荀子以来的读书经验,最能为我们指点门径。

我们不要以为这是中国的旧方法,和今天西方的新方法相比早已落伍了。我曾经比较过朱子读书法和今天西方所谓“诠释学”的异同(4),发现彼此相通之处甚多。“诠释学”所分析的各种层次,大致都可以在朱子的《语类》和《文集》中找得到。

作者  | 2010-3-10 17:50:43 | 阅读(610) |评论(3) | 阅读全文>>

“海外汉学”课程论文选(五)

2010-7-9 17:26:34 阅读346 评论0 92010/07 July9

《孔子:即凡而圣》中关于“礼”的读批

07级对外汉语  于姗姗

内容摘要:本文重点分析《孔子:即凡而圣》一书的第一、三章中关于以“礼”为核心的概念群。从由于翻译所造成的关键概念的曲解入手,对书中的谬误做一个追本溯源的分析和修正,以期在这本书的基础之上,更加恰当的把握到孔子的仁礼思想。

关键词:翻译;礼;正名;仁

《孔子:即凡而圣》这本书有着很大的主观性,读起来更像是作者对孔子的一次再造。他认为一个“具有原创思想的人”,不会“仔细辨明他所说的言论的一切可能的含义”,所以孔子的思想有着“多方面的丰富含义”,这文写得洒脱,兴起了难免“六经注我”,读罢此书,学生对其中关于“礼”的论述,有着许多特别的感受,于是便做一些“我注六经”的工作,以期在批判中对“礼”的概念能够加深理解,也顺便由此看一看域外汉学研究可能出现的纰漏。

一、礼

作者的理解的“礼”是“在适宜的礼仪环境中、通过恰当的仪态和言辞来希冀他的目标”,是“人与人之间动态关系的具体人性化形式”。它“自然而然的发生”,因为“参与礼仪活动的人都是严肃和认真的”。“人际关系的深浅程度可以微妙的表现在礼仪的姿势或仪态中”。作者在此试图营造出一种非方法论意义上的礼仪,区分了“相互尊重”和“对相互尊重的察觉”。尊重是一种虔敬的行为态度,“意识到需要表示尊重”很大程度上等同于缺乏这种态度,虔敬是一种需要投入才能达到的不自知的态度,人为的去追求这种态度,往往达不到这种态度。在这里,尊重就并非仅仅是承载着社交目的的肢体符号,不再是“空洞的形式”,而是一种需要

作者  | 2010-7-9 17:26:34 | 阅读(346)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海外汉学”课程论文选(四)

2010-7-9 17:20:31 阅读379 评论0 92010/07 July9

《英使谒见乾隆纪实》读书报告

文学院07对外汉语专业 刘婧

说来有些惭愧,在看这本书时,已经看了一段时间的我还对本书的作者到底是哪个斯当东很疑惑,记得以前在课上,老师在介绍这本书时提到当时马戛尔尼的使团中有一个十来岁的小孩叫小斯当东,因为会讲中文而深得乾隆帝的喜爱,乾隆帝还解下自己的荷包赏给这个小斯当东。后来看着书封面上的“[英]斯当东 著”我就总觉得是这个小斯当东写的,但是看了内容以后,我开始怀疑书里面提到的那个会讲汉语的见习童子真的就是这本书的作者?怀疑产生的原因有两点,第一,他没有用第一人称来叙事,并且叙事使用的并不是从一个随团童子的视角出发;第二,当时十来岁的孩子怎么可能记住那么多的东西并且深知自己所见表象下的内涵并作出评价。查找了一些资料后,终于才把两个斯当东弄清楚了。《英使谒见乾隆纪实》的作者是乔治·斯当东,是当时马戛尔尼使团的副使,英国皇家学会会员、牛津大学法学博士。而小斯当东是这位副使的儿子,名叫托马斯·斯当东。他在使团里的职位是见习童子,当年12岁,因会说汉语,而受乾隆的额外礼遇。据《英使谒见乾隆纪实》中记述:“皇帝及与此小童谈话,问答未几,遽欣然自腰带上解一所佩荷包,中实槟榔者赐予小童。”非常巧合的是,这位小斯当东在与马戛尔尼使团一同访华的23年后,即嘉庆二十一年(1816),英国再次派遣的访华使团中担任了与他父亲当年相同的职位:副使。然而这次因为英国使团拒绝向嘉庆皇帝行三跪九叩礼,而被驱逐出境。或许这位有过两次出使中国经历的小斯当东对当时中国落后的军事力量有更深的印象,他一直主张对中国采取武力。在英国发动鸦片战争的前夕,小斯当东

作者  | 2010-7-9 17:20:31 | 阅读(3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海外汉学”课程论文选(二)

2010-7-9 17:13:03 阅读350 评论0 92010/07 July9

高居翰《气势撼人》读书报告

文学院对外汉语    李莉丽

【提要】高居翰是是当今中国艺术史研究的权威之一,在《气势撼人》以及《山外山》等书中,作者阐发了自己对于明清绘画的独到见解,其中虽有失之偏颇的部分,但并不影响其参考性和启发性。本文将从“传统VS自然”、“社会VS个人”以及“西化VS本土”三个方面对高居翰的中国艺术史观予以论述。

【关键词】17世纪绘画;传统秩序;自然主义;西洋画

高居翰教授(Professer James Cahill),1926年出生于美国加州,师从已故知名学者罗越(Max Loehr)。1979年春,由哈佛大学诺顿讲座[Charles Eliot Norton]系列演讲为蓝本而出版的《气势撼人》一书,概略阐明了过去20年来高居翰在《中国画之玄想与放逸》[Fantastics and Eccentrics in Chinese Painting,1967]、《灵动山水》[The Restless Landscape,1971]、《吴彬与龚贤作品中的欧洲影响》[European influence in the works of Wu Pin and Kung Hsien, 1970]等著作中主要关注之所在,并且也集中展现了高居翰对晚期中国绘画中“自然”与“历史”的诠释。书后附有高居翰的老师罗樾教授的评语,他以近似出版商的宣传口吻,褒扬此书是“西方研究中国画史里程碑式的著作”。该书也曾获得美国大学艺术协会颁发的1984年全美最杰出的艺术史著作奖——查尔斯·莫里奖[The Charles Rufus Morey Book Award]。

作者  | 2010-7-9 17:13:03 | 阅读(35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海外汉学”课程论文选(一)

2010-7-9 17:06:45 阅读377 评论0 92010/07 July9

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

——也谈李白与杜甫

曹怡晴 (文学院07级对外汉语专业)

如果我们撇开盛唐神话,就会发现李白和杜甫并不是这一时代的典型代表。后代读者往往满足于李白和杜甫的这一形象:他们不仅被视为诗歌的顶点,而且被视为诗歌个性的两种对立典范。但是,同时代诗歌的背景却使我们对李白和杜甫有了殊为不同的眼光,这种眼光能使我们看出他们的独创性的本质和程度。

——宇文所安《盛唐诗》

我们似乎已经习惯了用这样的语词来称呼他们——诗仙、诗圣。我们也似乎习惯了将他们当作盛唐时代的两大典型诗人,而忘却了他们身后的其他风景。然而,在那个“京城诗”一统天下的年代,这两位诗人——李白与杜甫,虽是“唐代之诗苑中并开争茂的两朵奇葩”[①],却非盛唐时期的典型代表。九世纪初的唐朝人为李白与杜甫所创立的美丽神话一直延续至今,我们已然无法忽视那些加之于李白与杜甫的既定论调与权威术语。冷冰冰的“浪漫主义”与“现实主义”两大帽子下的“诗仙”与“诗圣”仿佛面无表情,他们与逝去的历史一道成为任人随意打扮的玩偶,在接受膜拜的同时,也接受着真相抹去之后的荒谬与虚无。“千秋万岁名,寂寞身后事”,当杜甫如此悲叹李白之境遇时,是否也是在为自己嗟叹呢?名垂千古又能怎样?流芳百世又能如何?生命之中的寂寞、悲苦、忧伤,才是真正构成诗人人格的要素。作为历史的围观者,我们所能见的、所愿见的,

作者  | 2010-7-9 17:06:45 | 阅读(377) |评论(0) | 阅读全文>>

殷孟伦《论治中国语言文字之要籍》

2010-6-19 9:29:24 阅读279 评论0 192010/06 June19

言中国语言文字之书目,自谢启昆之《小学考》而后,逮于时贤著录,其纂辑详矣。然承学讲习,要当以植本柢,辨方类为先。且简册浩穰,贵能择别,择焉而精,功沿靡渐,高明光大之域,盖未有不因是而造跻之者。兹本师说,为之阐明,诸所论列,以其主者建始,次之诠释勘校之书,其所从而为用者,则厕诸篇末焉。

一、 主治之书

所谓主者,准则有三,其书著于竹帛,流传迄今者,一也;其书首尾皆备,本非断烂者,二也;其书条理粲著,有伦有脊者,三也。总此三事,其书不过十数,而此十数,即斯学之琛宝,然其中复有经界,其以时相次者,则(一)《尔雅》、(二)《小尔雅》、(三)《方言》、(四)《说文解字》、(五)《释名》、(六)《广雅》、(七)《玉篇》、(八)《广韵》、(九)《集韵》、(十)《类篇》。凡此十书,前六为主,后四为宾。《玉篇》出六朝人。去十未远,《广韵》多本《切韵》,则宾中之主。《集韵》、《类篇》较为后出,则宾中之宾。其以类相从者,则以《尔雅》、《小尔雅》、《广雅》为一族。《尔雅》之书,实依他起,必附诸经籍,其用始显,反之则无所用,故自为一族。广云,小云,其义易见。以《方言》为一族。《方言》者,扬子云所为《輶轩使者绝代语释别国方言》之省称也。其言绝代则古今异,其言别国则南北殊,时地相量,緜邈广袤,虽纵横势绝,酌理斯通,故《方言》之作,即以之而为沟合,南北之是非,古今之通塞,胥由是而后知。其《广韵》、《集韵》之准言部类,分别累黍,又以《方言》为之祖称。以《说文解字》为一族。《三苍》、《凡将》、《训纂》、《急就》之流,古人本以施教僮蒙,识字诵书,斯居其要。顾其体不备,无以宏用。且诸书自《

作者  | 2010-6-19 9:29:24 | 阅读(27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庐山面目:论研究视野和模式的重要性(张隆溪)

2010-6-19 9:18:21 阅读176 评论0 192010/06 June19

庐山面目:论研究视野和模式的重要性

张隆溪

香港城市大学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

苏轼《题西林壁》

庐山面目因为人所在的地点位置不同,显出不同的形状,就说明人的理解和认识,都总是取决于观察事物的眼界或者视野。“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似乎意味着要走到山外,才见得出山的全貌,于是说出了“旁观者清,当局者迷”的道理。这对于美国或者西方的汉学说来,就特别有正面意义,因为西方的汉学正是从外部,而不是从内部当事人的角度来研究中国。正因为是局外人,汉学家或西方研究中国的学者就好像比一般中国人占据了更有利的位置,可以保持一定的批评和思考的距离,从外面来研究中国。许多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正是抱着这样的看法。

    我们每一个人都各有自己的眼界和视野,都从某一特定视野出发来观察事物,而我们所能看见的一切都必须首先进入我们的视野,和我们“有限的决定性”密切联系在一起。于是视野形成我们理解的前提,也就是海德格尔所谓理解的先结构。在理解任何事物之前,我们对要理解的事物已经先有一定的概念,也就是我们的预期和预见,于是理解过程就成为所谓“阐释的循环”。

     研究中国的西方学者,理所当然会从西方人的角度和视野出发来理解中

作者  | 2010-6-19 9:18:21 | 阅读(176) |评论(0) | 阅读全文>>

16世纪欧洲人的中国观——门多萨及其《中华大帝国史》

2010-4-18 14:59:52 阅读458 评论0 182010/04 Apr18

16世纪欧洲人的中国观——门多萨及其《中华大帝国史》

张  铠

1585年西班牙奥斯定会修道士胡安·冈萨雷斯·德·门多萨所著《中华大帝国史》一经问世,立刻在欧洲引起轰动,仅在16世纪余下的区区十多年间,即先后被译成拉丁文、意大利文、英文、法文、德文、葡萄牙文以及荷兰文等七种文字,共发行 46版,堪称盛况空前。⑤事实上,该书是16世纪有关中国自然环境、历史、文化风俗、礼仪、宗教信仰以及政治、经济等概况最全面、最详尽的一部著述,也是《利玛窦中国札记》发表以前,在欧洲最有影响的一部专论中国的百科全书。

《欧洲与中国》的作者赫德森(G. F. Hudson)曾指出:“门多萨的著作触及到古老中国的生活本质,它的发表可以看作是一个分界线,从此为欧洲知识界提供了有关中国及其制度的丰富知识。”①美国学者拉赫(D.F.Lach)认为:“门多萨的著作的权威性是如此之高,它可以作为18世纪以前所有有关中国著作可供比较的起点和基础。”①法国专事研究基督教史的裴化行指出:甚至《利玛窦中国札记》,“在研究中国内情及其学术的团体中,都不能和它争胜。”②

门多萨《中华大帝国史》一书为什么在16世纪的欧洲能引起偌大的反响并且直至近世仍得到极高的评价?这就是本文所要讨论的问题。

一、时代与生平

胡安·冈萨雷斯·德·门多萨(Juan Gonzales de Mendoza)1545年出生在西班牙的多莱西亚·德加麦罗斯(Torrecilla de Cameros),当时正是西班牙帝国由盛而衰的转折时期。

作者  | 2010-4-18 14:59:52 | 阅读(4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中国古典文献学”课程论文选

2010-3-10 17:42:11 阅读420 评论0 102010/03 Mar10

讀段玉裁《與諸同志書論校書之難》

2009級碩士生 于超

一、版本問題的思考(參看李笠《段玉裁與諸同志論校書之難篇疏證》)

通讀全文并進行了句讀之后,參看程千帆先生《校讎廣義·校勘編》附錄中李笠文章“段玉裁與諸同志論校書之難篇疏證”,發現老師所給《續修四庫》中《經韻樓集》此文的文本內容和李笠疏證所用的段氏原文內容有出入的地方。茲錄於下:

李笠文中段氏原文“唐孔氏本經、注皆作‘四郊’。”在續修四庫的經韻樓本中此處“四郊”作“西郊”。段氏原文中接在此處之后又一段“疏云:西序在西郊,周立小學於西郊。”由此可看出,段氏原文本應就是“西郊”。而李文中此處所引原文出現重大錯誤,如果段氏文中本就是“四郊”,那么后面的論述也就可以省去。自然沒有“四郊”和“西郊”的辨別。

李氏文中,段文論述《春秋左傳》中的校勘一段有“曰:《春秋》常事不書,書者為其未死而賜也。云‘未死而賜’,則杜注之底本失矣,而於義理有合也。”在續修四庫本中文字有出入,在“書者為其未死而賜也”后面多出一句“云:‘死而賜’,則杜注至底本得矣,而於義理實非也。”從段氏的行文特點來看,應該是對文而出的論述,對于校勘中出現的異文都會進行評說,這里不當只說“未死而賜”,而不說“死而賜”,由此可知,段氏的原文應該有關于“死而賜”的一句論述。

李文中據的段氏原文在論述“鄉”“卿”一段的校勘之時,和續修四庫中的經韻樓本有出入,李氏所據的文本是“此‘鄉大夫’三字,所謂同一鄉之人仕至大夫者曰‘鄉大夫’,每鄉卿一人者,亦即大夫之一也;同一鄉仕至大夫,致仕者曰‘鄉先生’

作者  | 2010-3-10 17:42:11 | 阅读(42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湖北省 武汉市 射手座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网易云音乐 曲目表歌词秀
 
 
 
 
 
 
 
 
 
 
 
 
 
 
 
 
 我要留言
 
 
 
留言列表加载中...
 
 
 
 
 

日历

 
 
模块内容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

注册 登录  
 加关注